1. 首页
  2. 资讯

美国不断加息,提高关税,有什么好处呢?

首先,说清楚一点是,加息是美联储的事儿,而关税的制定是美国政府的事儿,在美国的权力系统中,这两者政策是独立运行的,但都是为了美国经济更好地发展。先说一下加息。美国历史上到目

首先,说清楚一点是,加息是美联储的事儿,而关税的制定是美国政府的事儿,在美国的权力系统中,这两者政策是独立运行的,但都是为了美国经济更好地发展。

先说一下加息。

美国历史上到目前为止一共进行过六轮加息,而现在的就是第六轮加息,每次加息周期开启的原因不同,就那第五轮来说,主要是因为美国房地产泡沫引发了资产泡沫,所以才加息。而第六轮加息的原因也很明确,在经过了2008年的经济危机之后,美国为了经济能够快速复苏,采取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而这必然会导致美国经济复苏过程中不可避免的通货膨胀问题,为了防止经济过热导致通胀恶化,美联储在2016年12月决定开启第六轮加息周期。

所以,总结来说,美国近两年不断加息的主要原因是美国经济复苏超预期,这点在美国非农数据上也有所体现,失业率不断下降,甚至创了近几年的新低。但同时通胀率不断上升,即将碰触红线,所以美联储才会有不断的加息政策出台,每次加息基点均为25BP,完全可以称得上是温和的加息了。

再说提高关税。

特朗普上台以来最主要的目标就是让美国制造业回流。众所周知,因为美国本土的劳动成本过高,所以美国的跨国企业基本上都是核心团队在美国,而制造工厂之类的都分布在全球不同的国家。特朗普认为这样让美国人吃了大亏,很是不满意,所以决心要让美国制造业回流。

而提高关税就是其继减税政策之后的一大手段。

就拿我们国家来说,大家都知道我国人口很多,劳动成本很低,所以很多跨国企业的产品制造都在我们国家,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是制造大国的原因。而一旦美国向我国出口美国的产品加征关税,一来可以使得美国企业出于利益考虑不得不回流美国;二来看看美国加征关税的产品基本上涉及的都是新兴产业、高科技产业,而这些是我国的短板,是我国未来十几年的重点扶持产业,美国一旦对这些产品进行加征关税,就会促使我国不得不加快发展自身的高科技新兴产业,从而倒逼外资科技制造业回流美国。所以加征关税最主要的目的还是美国制造业回流。

这样一看,似乎美联储加息和美国政府加征关税并没有什么联系,不要忘了还有现在的隐形全球货币——美元。

无论是美联储加息还是美国政府加征关税都是利好美元的,也就是说强势美元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将存在。

事实上,4月份以来的美元指数确实是在不断的上涨。

欢迎关注君银投顾官方微信:天生阿财!

以上就是我对于该问题的看法,个人观点不代表君银投顾官方观点,如有不同的想法或是建议,可以直接在下方留言或是关注我的头条号进行交流。

法国政府由总理菲利普出面宣布暂停提高燃油税,会让巴藜的骚乱得到缓解,但人们心中的怒火远没有平息,而马克龙政府的改革措施遭到了重大打击,政府执政能力也相应大大降低。马克龙总统的支持率下降到了23%以下,看似合理的改革方案,燃油税随市场价格起浮升降,为啥闹出法国举国上下一致暴力反抗呢?这里面的深层次原因值得深思。一是资本积累导致民怨。大部分资本通过市场机制已经聚集在极少部分人的手中,广大平民生活拮据,看不到生活的希望,心里的情绪由一个燃点随之爆发。二是政党轮替制度的缺陷所致。法国是三个大型政党轮流通过选举上台执政,为了上位,不惜一切向选民承诺,上台以后怎样提高生活品质,这就会逐渐成为高福利待遇国家,但是财富的增长是有限的,而福利是只能增加不能下降的,如果经济危机重重更是雪上加霜,这就形成民众的怨气,认为是执政者的问题。三是马克龙以89%的高支持率,年轻气盛满怀信心上台执政,想要对一些重大政策进行调整。比如教育方面扩大自费部份,医疗方面限制小费索要,行政事业单位延长退休年龄等,都伤及民众的基本生活。法国的几百所中学、上千家医院和部分行政员工都上街游行发出诉求,这次骚乱没有政党牵头,没有工会组织,完全是民众自发组织成“黄背心运动”,这里面的教训非常深刻。四是法兰西民族具有传统的暴力斗争经验,西方国家资产阶级革命先驱。仅共和制度就进行过五次革命运动。当然这次不排除外在力量颜色革命的鼓惑,主要还是马克龙政府的改革措施伤害了民众的利益,这是西方哲学家布热津斯基所著《帝国的终结》一书中早已预测,而且法国骚乱开始外溢,欧洲又有二个国家开始游行活动,马克龙连任已经泡汤,想充当欧洲老大的梦想难以成真,这次的伤害对马克龙来说是致命一击。

提到清朝,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闭关锁国”四个大字。但是,关到底闭了多少,国到底锁了多久,却很少有人了解。

清军入关后,并未实现完全统一。即便相继消灭了几个南明的小朝廷,可郑成功及其后人还盘踞海岛之上,与满洲人抗争。

为了维护海疆稳定,清统治者脑洞大开,想将郑氏孤立于海岛之上。顺治和康熙两朝时,曾多次颁布禁海令,在沿海地区实行海禁,并将沿海居民迁往内地,史称“迁界”。这是“闭关锁国”的雏形。

↑《康熙王朝》中姚启圣主张禁海

到康熙朝时,清政府收服了郑氏后人,实现了统一。于是又开放海禁,允许通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乾隆二十二年。在这段时间里,清政府的对外贸易比较活跃,甚至已经超过了明朝时。

但随着西方资本主义的日渐崛起,清王朝的压力越来越大,同时觉得口岸过多也会不利于管理。于是自乾隆二十二年开始,决定停止厦门、宁波、定海等港口的贸易,命洋船只许在广东收泊交易,不得再赴宁波。这是全面的“闭关锁国”,并一直持续到了鸦片战争。

↑清代繁盛的贸易区:广州十三行

其实,清朝的闭关锁国,并非完全禁止贸易,而是保留了广州口岸。大家所熟知的“十三行”,便是这一时期最为繁盛的贸易区。换言之,清代与前代一样,重农抑商,而面对西方资本主义的涌入,又深感压力,于是采取了限制海外贸易发展的政策。

闭关锁国政策,并未将大清朝隔绝起来,也从没有禁绝通商。其真正的危害在于,统治者自身思想的自我封闭,盲目地以“天朝上国”的身份自居。这,才是导致清王朝落后的根源。

↑清代推行闭关锁国政策的内在原因

再来看美国不断提高关税的行为,是否与清朝的闭关锁国一致呢?

大家不要忘了,特朗普从未采取任何断绝贸易的行为,而是在不断有针对性地对某些国家(主要是我们)的商品提高关税。

从国际贸易关系的角度来讲,这是在不断地提高贸易壁垒,其所要达到的目标是,减少美国的贸易逆差,并胁迫对方降低关税,实现并扩大自己的贸易顺差。简单来讲,就是想少赔钱、多赚钱。

↑美国不断提高贸易关税

这是一种生意人的思维,与清朝闭关锁国的政治性策略有着非常大的区别。特朗普自己也清楚,如今经济全球化的步伐越来越快,世界上几个大的经济体,也早已难以彼此分离。正因如此,他有任性、自私的资本:无论关税怎么提高,大家还是会和我做生意。

特朗普这个生意经,非常难缠。在商界摸爬滚打多年,早已将洞悉了多方利益纠葛下的生存法则,于是他在自信不会被世界经济孤立的前提下,不断地宣扬和实践“美国至上”。

我不愿意承认,却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在多数贸易摩擦的案例中,真正占据主动权的,其实都是太平洋彼岸的那个美国大叔。

从样的形势来讲,美国不断提高关税,并不是拒绝与人贸易,而是想借此给自己赢取更多的利益;而清朝的闭关锁国,虽然没有禁止国际贸易,甚至在贸易顺差的情况下,依然不屑于继续扩大贸易规模,而是一种谋求自我安定的政治性措施。所以,两者之间的差别还是很大的。

环球网5月31日消息,美国宣布对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征收钢铝关税。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征税决定将在6月1日生效。怎样看待美国的这种行为?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将怎样反击美国?实际上从3月8美国提出对进口的钢铝征收关税,从时间上看已经近三个月了。其中美国在5月1日宣布延长一个月,看看征收对象的反应。谁知一个月过去了,至5月31日止没有一个国家在这段时间里,与美国重新洽谈刚铝出口的事。

目的就一个,等待美国重新收回钢铝产品关税的威胁。最后大限时间一到,美国就没有像以前一样,给点面子照顾盟友关系。而是六亲不认扣动了扳机,射出了贸易战的子弹。这一次美国针对的是;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这些国家其实都是美国的西方盟友。对待日本,因为在5月1日延长的名单中本来就没有,日本出口美国的钢铝就已经根据惩罚性关税执行了。对于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美国还是给了面子的。

这一次特朗普政府做得这么的绝情,还是出乎世界各国意料之外的。以美国的观点,盟友是盟友,贸易是贸易。由于特朗普推行所谓的“美国第一”贸易政策,做生意不管是盟友还是非盟友,美国都以自己现在的贸易政策对待。生意场上无兄弟,生意场上无父子,美国将根据自己单边主义的贸易尺度,来衡量对方。

实话说二战结束以后,美国经济总量占全世界的50%,一家独大。美国的大市场,对全世界任何国家都有吸引力。美国因为经济基础雄厚,常常以经济贸易为手段 ,制裁非盟友和不听话的国家,并且屡屡凑效。所以在上个世纪世界上对立的美苏两大阵营中,跟随美国的在经济上还是赚了便宜的。如果美国想改善与哪个非盟友国家的关系,给一个贸易最惠国待遇,那就是特别的友好了。

所以美国的这些盟友,都曾经受惠于美国的贸易优惠。就是至今为止,欧洲的汽车出口到美国,美国政府仅征收2.5%的关税,而美国汽车出口至欧洲,欧盟则要征收10%的关税。说穿了美国还是以经济实力总量第一自居,美国的出口量大实力强,在对外贸易待遇上优惠盟友的。但是进入新世纪以来,世界经济发展无力,2008年首先在美国爆发了大规模的金融危机,波及全世界。美国经济受伤,全世界也跟着受伤,欧洲经济受伤甚至比美国还要严重。

不管怎么样,美国的经济在世界上的地位,早已不是上个世纪的五十年代了,美国现在的经济总量只占世界的23%。与过去的50%的占有比重下降了50%多,美国制造业空洞化,政府债务达到了21万亿美元,超过了美国全年的GDP总量。一句话,就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再加上现在的美国总统是特朗普。是一个赌性十足又特别扣的商人,趁着美国还是比其它贸易伙伴家大业大,要狠狠地赌一把。

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宣布从6月1日执行之后,加拿大和墨西哥以及欧盟都表示针对美国,出台同等规模贸易报复。看来不管是加拿大还是墨西哥,或者是欧盟,虽然在第一时间都激烈反对美国的钢铝关税,都声称将对美国以贸易报复。但是这些国家手中反制美国的牌不多,从长期看离不开美国的市场。能够在激烈的争吵中,双方特别是加墨和欧盟要做重大的让步,才能解决这次贸易争端。

虽然说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发生贸易战,都没有好处。但是美国是明显的占优势,这三国反制美国远远不如东方新兴大国有牌,首先美国有波音飞机,欧盟不稀罕自己有空客。欧盟农业发达,也不需要美国的农产品。在输出产品上欧盟与美国不是互补,有相当大的同质性,相对来说占美国的便宜多一些。今天是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和欧盟贸易战开打的第一天,双方肯定是都不会示弱。

法国总统马克龙知道欧盟力量不敌美国,虽然称美国是经济民族主义,会受到世界惩罚后果很严重。但是在与特朗普通电话时表示,关于世界贸易问题要求美国与中国、日本和欧盟一起协商,回到世界贸易组织规则上来。贸易战美国针对上述三国,明显处于优势地位。

特朗普针对欧盟的钢铝关税,一开始张牙舞爪,看似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样子。这一会针对欧盟等国家又是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据彭博社5月1日消息,4月30日白宫传出特朗普针对欧盟、加拿大和墨西哥钢铁铝制品关税延长一个月,并且已经与阿根廷、巴西和澳大利亚达成原则永久豁免协议。这则消息的传出,可以看出特朗普的内心对于贸易战,还是非常害怕的。

实际上特朗普并不想打贸易战,其目的很明显是在打心理战。利用美国市场的优势地位,抛开世贸组织规定,有敲打讹诈对手意味。如果在前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欧盟加拿大墨西哥等国抵不住美国压力。哪就被美国人拿下了,去美国签定城下之盟,特朗普就会以为自己的低级商人手段厉害,获得了胜利。

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日本和法国以及德国领导人先后相继访问美国,以期按照世贸组织规定通过谈判解决分歧。看来除了安倍晋三空手而归,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德国总理默克尔虽然没有达到永久豁免的要求,特朗普最后还是没有撕破脸,又延长了一个月。这说明特朗普不想与欧盟等国,将钢铁铝制品关税贸易争议引向破裂,再等一个月看看能不能敲诈点东西出来。

从另一方面说,欧盟和加拿大以及墨西哥等国,也都是美国的重要贸易伙伴。特朗普现在的关键重点在于对华贸易,以及对日本贸易。亚洲的这两国的对美贸易,是美国主要的贸易逆差对象。欧盟虽然说对美国也是贸易顺差,但是数额不大。特朗普对这些国家,敲打讹诈一下,小有收获就可以握手言和。在接下去的一个月之内,美欧双方还要就钢铁铝等贸易进行攻防谈判。

特朗普不是不要贸易,而是想不以世贸组织规定,搞单边主义贸易以大欺小,以强凌弱。这个目的就欧盟来说,肯定是不能屈服答应的。4月17日安倍访问美国,也是为了钢铁铝制品等贸易与特朗普会谈 ,但是由于对日的贸易逆差远远大过欧盟。虽然日本是盟国,特朗普并没有同意日本的要求,安倍与特朗普双方谈崩。而日本是以贸易立国一贯支持多边贸易,强烈反对特朗普的单边主义贸易。

特朗普对于欧盟,只要达到占点小便宜就会收兵。特朗普不会与欧盟和加拿大以及墨西哥打贸易战,而且美国已经与巴西、阿根廷和澳大利亚达成了贸易原则协议。

这是马克龙的让步,向 “黄背心”们让步,并不见得就是怯步。能屈能申,灵活务实,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应具备的基本功。虽然有点出尔反尔朝令昔改的嫌疑,但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害相权取其轻,时也,势也。自年青的马克龙上台执政以来,风风火火搞改革,巩固欧盟,疏远美国,除弊去锢,步子走得有点急促,许多法国人还没缓过神来,就遇上了“燃油税”风波。原本是底层低收入群体单纯的民生诉求,最终演变成了50年来最严重的暴力事件。反弹之巨烈令浪漫巴黎蒙羞。

常言道,解铃还需系铃人,停止提高燃油税,虽能暂时缓解法国黄背心们的怒气,舒缓低收入者的情绪,为平息这场持续了三个多周的街头运动找到了解决钥匙。但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钟饮鸩止渴式的休克疗法终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法国的问题。第一,从表面看,加收燃油税就会引起能源价格上涨,水涨船高,又势必引起生活成本的全方位提高。低收入者吃不消切身利益受损,诉求是必然的。而广大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多年居低不上,这样,他们的生活质量就连锁式受到影响,心中有怨气——对总统马克龙的不满就会爆发出来。况且,马克龙又为企业和高收入群体减税,越发引起不满。这是迟早的事,即使中间派的马克龙不上台,即使极右的勒庞上台,或极左派上台,这场风暴终会到来的;第二,归根到底这都是“全球化”惹的祸。为何这些低收群体的收入多年涨上不去呢?因为他们被边缘化了,固有的优势和优越感被外来的更廉价的劳务大军冲击地支离破碎。这对资本家(企业主)来说,是求之不得的,但对当地的广大居民来说,这种冲击是致命性的。所以,在黄背心运动中~凯旋门被涂鸦时,有一行醒目的大字:打倒资本主义。

那能化解这个深层次矛盾吗?一时很难。马克龙总统要实现他竞选时的承诺,完成改革目标,更不能“法国优先”。所以,黄背心们这么一闹腾,极右翼势力乘机抬头,给马克龙出了道难题,这也在考验马克龙的政治智慧与意志。

美国真的一意孤行呀,在6月15日发布加征约500亿美元关税的商品清单后不久,6月16日一早,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抛出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美国商品加征25%清单。

同样在7月6日施行,同样先约340亿美元,后约160美元。这明显是美方在中国一再捍卫平等权利之下的挑衅,而不得已做出的回应。其对世界贸易的影响不可谓不深。

美国政府出尔反尔,真不知道它要颠覆和改变的是什么样的世界。

1、损人害己。美国不仅对加拿大,对法国提高关税,也对德国、英国大棒凛凛。它在破坏世界贸易的秩序。

如果说是在重建秩序的话,它应该拿出更多的利益让给各盟友、各贸易伙伴,但显然美国这次想着只是自己的收割。

2、反复无常,让人激愤不已。

之前几个月,中美在一定诚意上的磋商,全成了摆设。真的让人感觉美国特朗普政府两面三刀,蛮横无理。中国第一时间做出强硬回应,是被迫的,必须的,也是忍无可忍的。

试想,你在工作或生活中,在和客户谈判中,遇到类似的对手,该多让人气愤呀,简直就是羞辱。真有不跟它再来往的冲动。

但它却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呢,它做老大,做世界领袖呢?真是危害不轻呀。

3、中国要承担更多更大的责任。

特朗普做出此类决策,完全是不同指导思想下的产物,中国要进一步扩大开放,扩大贸易,不仅要加强一带一路国家的环境建设和实际利益输出,也需要与欧盟等发达国家一起重建被损的国际贸易新秩序。

当你摸不准他人为什么如此强硬,如此出尔反尔,如此鬼脸时,千万不能在愤怒中迷失。但想着美国政府再转变,寄托于新的对美国的幻想,要尽早抛掉。

无耻的特朗普政府,虽然我一直认为他会开辟出新世界,但显然我也不会欣赏它如此厚颜无耻的新秩序。

澳大利亚是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重要盟友,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暗示会豁免对澳大利亚25%的钢铁与10%的铝制品惩罚性关税。

1951年美国与澳大利亚就已经结盟,“911事件”以后,澳大利亚还派出士兵参加了美国对阿富汗等地的作战。美国在澳洲北部建立了联合训教基地,同时也在商讨在澳洲部署导弹的事宜,澳大利亚与美国的关系不言而喻。

另一方面,特朗普全球范围内提升所谓的“惩罚性关税”,基本上就是点燃全球贸易保护主义的烽火。澳大利亚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出口国之一,占据全球铁矿石出口总量的20%以上,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价格低廉而且品位上乘,全球市场份额非常高。但是澳洲的钢铁产业产值还不到2亿美元,在全球范围内几乎没什么影响力。

对于美国来说,澳大利亚是其在亚太地区的重要盟友,同时,美国大幅度提升钢铁产品的关税,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基本上没什么意义,因为澳大利亚的钢铁制品出口美国本身就不多。

特朗普是商人出身,自然也明白这回的疯狂对于澳大利亚来说并没有什么作用,反而可能会因小失大,让自己树敌更多,索性放过了澳洲。

6月5日,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签署法令,提高军人工资水平,加薪30%。

阿萨德为何此时为军人加薪,其实也不难理解,叙利亚政府军士兵跟随阿萨德已经战斗了七年,过着今日生明日死的生活,叙利亚今天的胜利是这些士兵用生命换来的,只有很少命大的老兵得以幸存,叙利亚政府军士兵已经换了三波了,现在大多数都是新兵。所以阿萨德此举这算是对他们的一种“犒赏”,也能提高他们的士气。

另外,叙利亚政府军在此次持续了8年的内战中元气大伤,士兵数量减少,阿萨德此举,能吸引更多的叙利亚年轻人加入到叙政府军中来,以便补充叙利亚政府军的兵源。

阿萨德为军人加薪,这也说明了现在的叙利亚国内已经逐渐走向和平与稳定,人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已经叙利亚国内的基础设施建设也开始提上日程。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