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陕西千亿矿权案判决书

千亿矿权案陕西省长

千亿矿权案陕西省长

崔永元重磅举报,牵涉省长和最高法院长

来源:首都关注

这两天,崔永元又来趟法律圈的浑水了。

因为陕西千亿矿权案,12月26日晚上的时候,崔永元发微博怒怼最高法院,怼的是最高法院曾经丢失过这个案件的卷宗这件事,老崔用词依然非常的流氓,甚至用了“*你妈的”这样直抒胸臆的词汇,对于事实的描述,崔永元用了这样一句话,从省长到院长勾结在一起耍尽花招……

记着上一次要艹中国司法和中国法律十八辈祖宗的人是杨金柱前律师,现在他的律师证书已经被吊销了,杨金柱当时口出狂言,说他要“以身试操,操到被吊销律师证后还要操!操到丧失自由去操的功能为止!”,杨前律的豪言壮语非常慷慨激昂,可惜的是现在证已经被吊销了,而发出来的声音也越来越微弱了,大约是已经快要丧失那种能力了。

没想到的是,刚倒下了一个勇士,老崔这二百五就又要跟着上,对着中国法律骂娘,你们到底还想不想混了嘛,虽然我一直有点讨厌老崔,但这次还是为他捏了一把汗,并且隐隐约约希望他能有一点实锤,希望他能胜利。

陕西千亿矿权案,一个民企勘探出来巨大矿产资源后,被有权有势者侵吞,一审在陕西省高院胜诉后,案件上诉到了最高法院,后来又发回重审,勘探出来的丰富资源,本来时民营企业家的一场造化,没想到最后却成了一场劫难,甚至曾因为维权被刑事逮捕,一直到十几年后才终于胜诉……

这里有没有重要领导的干预,我们不便胡乱猜测,但是崔永元却帮我们说出了可能是错误但人们大多数都会选择相信的答案,省长和院长勾结,嘿嘿,老崔真敢怼……

崔永元怼了以后,最高法院很快出来澄清了。

最高法院表示:该案二审卷宗一次性丢失和卷宗被盗两年无下落,均没有任何事实和证据证明,属于谣言。

人民法院报微信公众号发文,直接杠上了老崔,文章的题目言简意赅但是非常有力度:别瞎传,没丢!

很多人都知道,我应该是属于一个彻头彻尾的崔黑,所以看到最高法院辟谣以后,我迫不及待的想写文怼一下崔永元,不是为了替法院说话,就是想挟私报复,怼怼老崔这个大喷子,不过最终我还是没有怼。

第一,我觉着陕西千亿矿权案这个案子不简单,背后应该是有神仙打架,非常想等事情闹大了以后看看其中真相;第二,我觉着崔永元虽然是个偏执的理想主义者,但是他也不是个傻子,他也不至于听两句谣言就胡乱怼;第三,最高院虽然说卷宗现在好好的在最高法放着,但是这个拖了这么长时间的案件,中间有没有为了拖延时间拿卷宗丢失当借口的情况呢?最高法院其实也没有明确说明,我最初的时候比较倾向于这种可能性。

所以,不管崔永元骂的对不对,在很多冷嘲热讽的怼他时,作为一个从事法律职业的崔黑,我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怼他的欲望。

而现在看来,稍晚一点发声真的是一件十分明智的事情,因为这整个事件,很可能又要反转了。这一次,最高法院说不准还真得处理两个人来收这个场。

人民法院报昨天推送的文章是《别瞎传,没丢》,摆出了一副和崔永元正面应杠的姿态,但是在文章发出去没多久,竟然主动删除了该文章。

杠的那么硬,竟然主动删文,不怕人们多想吗?也许是不怕,也许是没有办法,至于其中真相,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

但是我知道的是,被最高法院回怼以后,崔永元的气势一点也没有弱,相反是越来怼的越凶了,并且接连祭出来的大招,这其中甚至有疑似最高法院内部人士的证言,这出戏真的是越来越好看了。

我敢怼你们我会没有证据吗?我冒多大的风险我自己不知道么?没有证据我会瞎说吗?张嘴就说是谣言,你们敢对质吗?

老崔还圈了自己的证人,你支持我把证据视频放到网上吗?

妈呀,竟然还有视频?

视频老崔倒是没有放出来,但是给他提供证据的线人的原始信息倒是都给发出来了,从信息的内容基本可以推断出来,这其中赫然竟有最高法院内部的人员出来爆料!!!

2003年,赵发琦名下的凯奇莱公司,与西安地质矿产勘查开发院(下简称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协议,拿到毛乌素沙漠中的波罗煤矿80%的权益。

这片280平方公里的不毛之地,结果探明煤炭储量竟有20亿吨,估值上千亿。

很多人睡不着了。大家都没想到有这么多储量。

2003年10月,陕西省政府会议要求,探矿权转让事宜,要交由省政府决策,需有下游转化项目才能拿到煤矿。

2005年,西勘院以凯奇莱还没找到下游转化项目为由,要求终止合同。

一边将凯奇莱踢出局,另一边,几乎同步,祝作利所在的省发改委,将波罗煤矿配给前省政府美女打字员刘娟,让其与西勘院签订合作勘查合同。

刘娟形象极好,17岁进入文工团,19岁进入陕西省农业机械化领导小组办公室。22岁时进入陕西电视大学中文系学习三年,后就读于深圳经贸大学涉外经济法律系。1990年毕业后,在政府工作两年,任打字员。

同年,凯奇莱不服,将西勘院“一女二嫁”的事告上法庭。

2006年前后,刘姓港商的香港益业联手央企中化集团,成立中化益业,承诺在陕建大型化工项目,从而获取波罗煤矿。煤矿到手后,许诺的化工项目却因资金问题泡汤了。

10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凯奇莱胜诉。

西勘院不服判决。2006年11月,西勘院上诉到最高人民法院。

就在案件到达最高人民法院二审期间,2008年5月4日,陕西省政府向最高人民法院发出一份报告,报告称“如果维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判决,将会产生一系列严重后果,对陕西稳定和发展大局带来较大的消极影响。”

赵发琦透露,他从一些内部人士那里了解到,这份以陕西省政府名义报送的红头文件,真正起草者正是陕西省国土资源厅。

据《财经》杂志报道,与此同时,2006年至2007年仅一年,刘港商的240万吨甲醇项目及配套煤矿项目就拿到了环保、安全、国土、水利等国家五部委七项批文。熟悉矿业审批手续的人士称,年产千万吨煤矿的手续,最快也要三年才能跑下来,香港益业仅用了一年时间,能力令人称羡。

2008年,中化集团蹊跷退出,拥有央企背景的中化益业变身为美女打字员“家族企业”。

同年,香港益业及其关联方将煤矿和化工项目高溢价卖给接盘侠延长石油。实际出资不到1000万的项目,估值高达5亿元。

该项目即由省发改委审批通过。

2009年11月,波罗煤矿案被最高法发回陕西省高院重审。

2010年陕西省政府连续召开会议,通过政府调查报告的形式认定合同无效,并指出一审判决裁判不当,同时撤销赵发琦公司的工商营业执照,对赵发琦以虚报注册资金罪进行通缉。

2011年3月,陕西省高院判决认定合同无效。随后赵发琦被抓捕,转眼间,不仅民事官司败诉,他还从受害者变成了刑事犯罪的嫌疑人。”

此间有媒体关注此事。多方压力下,赵发琦被抓捕133天后,取保候审,后判无罪。

2013年,赵发琦举报,省国资委等部门调查发现,益业的评估报告存在作假、未取得使用证和采矿证的土地和矿权作价等问题。

由此开始,与波罗煤矿案相关的一些官员和涉事单位领导先后落马。

他们有:陕西省发改委原主任祝作利、陕西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登记、西勘院原院长陈磊、延长石油原总经理王书宝。

已经被撸掉的最高法院原副院长奚晓明,也与此案有瓜葛。

凯奇莱继续上诉。2013年6月25日第一次开庭;2017年12月,最高法院判决:合同有效,继续履行。

此次崔永元的爆料,就是发生在作出判决前一年的2016年11月下旬。

该案二审全部卷宗一次性丢失,事发地点正是审理该案的有关单位。

在丢失前的20多天,赵发琦在网上公开实名举报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等人曾干预该案,并指责此前有枉法裁判。

信息量十分巨大的卷宗,说丢了就丢了。而且是“全部”。其他卷宗一个都没有少。

诡异之处在于,当时监控为黑屏,其他时间都是正常的。也就是说,该监控偏偏选择性瞎了。

更诡异的是,审理单位在发现卷宗丢失后,过去两年里,未对此事进行报案,也未展开内部调查,更未对任何人进行查处,卷宗至今无下落。

2018年12月29日13时32分,微博账号“崔永元”发博文并附四张图片。经核实,其中两张图片所载内容与目前保存在最高人民法院档案处的(2011)民一终字第81号案件副卷的有关内容相同(其他两张为媒体报道截图)。

我们已经启动调查程序,欢迎崔永元教授等知情人向我们提供情况。如发现我院工作人员违反审判纪律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联系方式:最高人民法院违法违纪举报系统,电话010-67556131。

中共最高人民法院机关纪委

2018年12月29日

你如何看待陕西千亿国企董事长李甜同时是几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先查两层领导(省书记,市书记)0K

平安公布千亿回购案,你怎么看?

保险公司就是个高额抽血机。保险费用都由他们说了算。

对于西安千亿企业的80后董事长,你怎么看?

曲线鲸吞国有资产的失败案例,成功的案例不胜枚举。

清朝布政使是个什么官,是现在的省长吗?

布政使是明朝时期设置的地方行政长官,全称为承宣布政使司,也称为藩司。最早的布政使确实是有行一省长官的权力,但明朝皇帝为防止地方官权力过大,由中央派出官员巡抚某省,久而久之,巡抚变成了一个常设的地方官员,布政使与按察使则成了巡抚的属官。

清朝沿袭明朝的地方行政制度,在省内仍设巡抚,布政使,按察使和都指挥使,并且在巡抚之上,又设总督管理一省到三省不等的地方,还设有满人驻防的各地将军,品级皆为从一品。巡抚为正二品,布政使为从二品,按察使为正三品。

那么,清朝的布政使主要的职权有哪些呢?

第一是承宣政令,即为接受朝廷的政令文件,下达到本省各道,厅,府,州,县,并督促其贯彻实施。同时,布政使也要考察各地方官员的业绩,汇总情况,上报督抚及朝廷。

第二是管理本省的财赋。布政使在清朝通常被称为藩台大人。藩台衙门里最重要的一个机构叫做藩库。这里是一省钱粮的总仓库,藩库的收支,做账,徭役,赋税的征收,朝廷的上缴,官员俸禄的发放,总之所有跟钱粮沾边的事情都与藩台有关。

第三是组织官员的提调考试及选拔。由于藩台汇总政绩,因此,各道,厅,府,州,县官员的考核就成为藩台的另一项重要职能。地方官员三年一任,三年宾兴,藩台衙门要根据政绩对官员的提调任免进行上报,以便下级官员能够得到合理的升迁任用。

综合以上三项布政使的职能,清朝的布政使只能相当于现在的分管民政,人事,财政的副省长,巡抚才能相当于是一省省长。

京东市值蒸发千亿,投资者们为何持续做空京东?

首席投资官评论员董岩

5月8号京东公布一季报,股价应声下跌,收盘时股价下跌4.6%。而在此之前京东在今年3月份公布17年4季报时,京东的股价就经历了一轮下跌,而且跌的更惨。在过去的三个多月里京东市值已经蒸发了1000亿元人民币。

但是我们要看到的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根本原因还是投资者现在对于京东未来的发展的预期降低了。2017年京东全年成交额达到了1.3万亿人民币,但是净利润却只有50亿元人民币,这个说明京东虽然营业额很大但是利润率却是低的可怜。京东初期靠着自建的物流体系,积累了大量的客户群和口碑,投资者也很看好京东,但是过去这么多年京东的净利润却还是低的可怜,那么投资者就有理由怀疑京东的经营模式和增长势头是不是遇到了瓶颈。投资者投资的是对公司未来的预期,当你把公司吹的很好的时候开始有人相信,一年又一年投资者选择相信你,但是这种相信总有到头的时候,当投资者看不到希望的时候,那么是不是企业就应该感到危机,应该好好的反思了?

2017年11月,新加坡毕盛资产管理公司发布的京东做空报告称,京东和阿里巴巴之间的价格战影响深远。它是一场持久战,无论在3C/家电、服装、快消品等领域,京东都无明显胜算。

延长石油和长庆石油为争矿权发生冲突,你觉得这是谁的过错?为什么?

二者恩怨和冲突由来已久,长庆是中石油目前最大的油气田,属于央企;延长则是“第四桶油”,省属企业,也是陕西最大的企业。长庆油田主要的企业所得税和利润全部上缴中央,延长石油的税收全部上缴当地政府,由于二者冲突区块主要在陕北,历史划分不明,如何协调二者利益分配,陕西省也是难办。

据媒体报道,建国之初,从陕北出去的老领导和老红军向中央建言,希望把延长石油留给陕西,支援老区建设。念及这片红色土地做出的巨大贡献,石油部将延长油矿管理权下放至陕西省。此后,石油部又组织长庆石油勘探局参加陕甘宁石油大会战,至此,陕北油田形成两大管辖范围不同的石油部门。

然而双方却没有明确划分界限,也为此后的矿权之争埋下了伏笔。面对长庆油田和延长油田由来已久的矿权矛盾,2012年7月,双方在延安成立合资公司陕西延安石油天然气有限公司,划定在延长和长庆矿权之外的区块,中石油持股51%,延长石油出资持股49%。

陕西省政府还出台了配套文件,明确要求“以延长石油和长庆油田双方目前实际控制区边缘油井向外延伸500米为界的划定原则,划定延安油气公司的工作区域”。也就是说,双方有争议的开采区域由延安油气公司来开采。

但在实际执行过程中,却依然未能奏效。长庆油田背靠中石油,勘探能力大大强于延长石油,因此更容易探明含油气区块。而延长石油下属的开采公司则勘探能力较弱,往往越界争夺长庆油田声称依法拥有的开采地盘,最终酿成现场冲突。不过强龙不压地头蛇,长庆油田在护矿过程屡屡吃亏。

据界面新闻报道,2007 年,长庆油田和延长石油进入全面冲突阶段,"2013 年之前,双方在油井领域的冲突较多。近几年,气井冲突数量开始上升 "。2017 年双方在陕北的气田井场争议 44 起,长庆油田维权护矿的经营损失、加上被侵占的资源损失超过 4 亿元。

2018年,在榆林市的大型矿权纠纷事件已经发生了三起,其实按探矿资质,涉事气区的探矿权在 2017 年 9 月由国土资源部延续授予长庆油田,延续授予期限为两年,属于其管护范围。

从个人来看,延长的“抢油”、“抢矿”责任更大,但如果当地政府不给予明确的责任认定和矿权管理办法,二者的冲突依然不会停止。

中国平安是否真的会拿出千亿回购股票?

这么大的事情没人和我说。我真不知道。国家的经济秘密不会让一般人知道。

襄阳能否在五年内领先宜昌GDP千亿以上?

襄阳、宜昌都是湖北省第二梯队成员城市,尽管襄阳的个性是自力更生成就梦想。但是想在五年内领先于宜昌GDP千亿以上,还是有些困难的。无论是政策因素还是国省倾斜,宜昌资源都比襄阳更有优势。宜昌2017年GDP落后襄阳200多亿,不代表五年时间就落后一千亿!纵观宜昌政策扶持力度之大,襄阳难以言喻。长江经济带、三峡经济区、西部大开发等战略叠加一身使得宜昌魅力绽放。然而,襄阳在特定的区域内也是具有强大的号召力。该市以带头大哥身份,率领十堰、安康、南阳等十几个城市曾联名表态期望汉江流域经济带上升为国家战略。去年,襄阳提出2018年力争引进20家五百强企业及上市公司;争取各类企业落地投资2500亿以上。迎来当地市民一致好评,初步预测今后五年襄阳有望引入100家五百强或上市企业,为早日成为湖北省具有带动力的副中心城市而努力。今后五年也是襄阳迎接重大机遇的关键时刻。同时,襄阳预计在2020年突破5000亿大关,意味着2022年襄阳闯入6000亿。结合宜昌方面消息,在2020年也是冲破五千亿大关。2022年才是襄宜竞争的分水岭。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